首頁>>調研宣傳>>科技智庫

科技決策咨詢2018年第6期

來源:調宣部審核   作者:調宣部審核 發布于:2018-11-02 09:47:00

賀蘭山生态保護與修複的現狀問題建議

賀蘭山是我國西北地區最後一道生态屏障,高聳的地形和良好的植被對銀川平原起着至關重要的保護作用,阻隔了騰格裡沙漠東移,有效保障了甯夏及河套地區農業的穩産高産和生态環境的安全。因此,加強賀蘭山生态保護,維護和提升賀蘭山生态系統功能,對保障甯夏平原乃至我國西北地區生态安全及經濟社會可持續發展,促進生态文明建設,實現甯夏生态立區戰略,有着十分重要的意義。

由于曆史原因,在甯夏賀蘭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内人類活動頻繁,重大環境生态破壞問題突出。在賀蘭山保護區因煤礦露天開采,破壞地表植被,而且造成水土流失,誘發山體滑坡等地質災害,切斷了生态保護區生物廊道,對開采區景觀、水環境、生物多樣性等均産生巨大影響

自治區黨委、政府對賀蘭山生态恢複治理工作非常重視。2017年5月,自治區黨委、政府決定實施甯夏賀蘭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生态環境綜合整治行動,開展了各類設施清理拆除、生态環境恢複治理等工作,各級政府和環保部門督促礦山企業抓緊開展礦山環境恢複治理。然而,從自治區賀蘭山自然保護區人類活動整治恢複第一階段檢查驗收結果來看,礦山生态恢複治理,都遠遠達不到礦區損毀地生态修複的要求。為此,需要系統研究,提出科學合理的生态修複技術方案和發展思路。

    一、賀蘭山生态保護與修複的現狀及評價

總體看,賀蘭山環境整治工作形成了壓倒性态勢,取得了階段性成果,國家生态環境部、林業和草原局、生态環境部西北督查局先後對我區整治賀蘭山的态度、決心、舉措、成效給予充分肯定。甯夏賀蘭山整治經驗提高站位,明确目标;高位推動,迅速行動;重拳出擊,形成合力;系統治理,精準施策;大力宣傳,氛圍營造,并在生态治理驗收中形成針對煤礦、礦山、洗煤廠等不同治理類型的考核指标和标準體系。

經調查,露天采礦企業在整治過程中普遍以礦坑回填為主,渣堆修整為輔。總體來看,生态治理單位經過設施拆除、采坑回填、廢渣清運、降坡削坡、邊坡覆土、場地平整、撒播草籽等技術環節,完成生态治理工作。調查顯示,各治理點降坡削坡技術标準不一緻,坡長10-30米不等,坡度35-45度居多。覆土厚度在10-20cm之間,由于保護區内無土可取,利用渣土過篩覆,總厚度幾乎沒有超過30cm的,而且覆蓋的砂礫土質地較差,土壤溫度易升降,變幅較大,不利于植被恢複。

上述技術效果如何,除了靜态的科學評價外,更需要時間和暴雨的驗證。由于坡面較長或者坡度大,加之邊坡和回填土松軟,如果溝道疏通和排水問題處理不好,容易遭受雨水沖刷導緻滑坡。在植被恢複方面,土壤貧瘠,砂礫土保水能力差,撒播的種子飄落在土壤表面,不能及時萌發,植被恢複效果非常差。

    二、賀蘭山生态保護與修複中存在的問題

(一)大規模開礦嚴重導緻生态系統破壞恢複周期長,投入巨大

賀蘭山自然保護區内的開發活動持續了近40 年,大規模開礦嚴重導緻生态系統破壞。長期的探礦、采礦、運輸、抛廢等過程,已經造成了植被剝離、地表破碎裸露以及采礦廢石堆放破壞,不僅引起坍塌和水土流失、引發地質災害,而且有害廢物廢水也造成水質惡化和環境污染,恢複周期長,投入巨大。

(二)生态修複工程缺乏系統、科學設計

廢棄礦山生态恢複是一項綜合的、跨學科的技術,集成了生态、材料、植物、土壤、工程等方面技術為一體的生态恢複技術體系。生态修複的時間應為5~10,避免“人一走,樹就死”的人工暫時維系的生态修複工程,應當師法自然進行生态修複。

(三)植被恢複缺乏技術支撐,僅僅播撒草籽無法實現植被恢複的重任

由于不能科學合理地進行植物混配,選擇的植物品種的耐瘠薄、耐旱等抗逆性差,一旦失去人工養護,植被就開始退化,導緻目标群落不能如期實現。因此,礦山廢棄地植被恢複中物種選擇與合理配置是最重要的環節。當前植被修複缺乏技術支撐,物種單一,植被恢複幾乎沒有采用技術措施,僅僅播撒草籽無法實現植被恢複的重任。)區内和區外生态治理呈現冰火兩場天的局面,影響了甯夏境内賀蘭山生态修複工作

賀蘭山由内蒙古自治區和甯夏回族自治區以山頂分水嶺為省界分區域管理,我區管理的賀蘭山以海拔1150米等高線以上全部是國家級自然保護區,按照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的有關法律法規,已全面關停退出賀蘭山保護區内所有工礦企業,并進行生态治理,為早日實現“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理念在奮鬥,但是賀蘭山内蒙古管轄範圍是非自然保護區,仍在開采礦石和煤炭等資源,越界開采和越界排渣問題防不勝防,影響了甯夏境内轄區邊界生态修複治理效果,也對甯夏境内生态修複工作的積極性造成負面影響。

)綜合生态監測系統尚不具備,急需系統構建

目前對生态環境現狀數據的全面監測嚴重不足,原生植被監測與生态修複區的生态演變過程缺乏認知。同時,賀蘭山生态環境監測缺乏部門之間的聯動和協作,未建立數據共享機制,導緻監測設施不能充分利用、監測數據無法開展綜合分析,嚴重制約着賀蘭山生态環境保護與治理的監管能力。

    三、對策建議

(一)持續加大整治力度,提升生态修複技術水平

目前開展的廢棄礦山生态植被恢複工作需要持續加大整治力度,針對賀蘭山保護區露天采煤迹地生态治理技術現狀與存在問題,研發采煤迹地地形重塑與土體重構技術、采煤迹地土壤改良與微生境安全防護技術、适生灌草植物選育及植被抗旱建植保育技術,确立科學合理的賀蘭山保護區采煤迹地生态修複技術模式,為賀蘭山生态保護提供科技支撐,為甯夏生态文明和生态立區戰略提供智力支持。

(二)強化生态保護管理體制機制創新

甯夏境内賀蘭山已經全面停止審批礦産資源開采和建設項目,實行最嚴格的封禁保護,投入大量人力物力财力實施生态修複工程,但賀蘭山内蒙古管轄範圍是非自然保護區,仍在開采礦石和煤炭等資源,越界開采和越界排渣問題防不勝防。建議建立賀蘭山國家公園,打破區界,由國家統一管理賀蘭山。将自然保護區及周邊區域進行資源整合,完善和優化保護區的功能區劃,形成“大保護區”的治理格局,成立跨區域統一管理和執法機構,及時制定各種保護、管理制度

(三) 建立生态保護與生态修複科研支撐體系

整合區内外賀蘭山生态保護治理優勢科研力量,加強與區内外科研機構合作,打破區界,建立“賀蘭山研究院”(挂靠在甯夏大學),全方位開展學術研究,設立賀蘭山生态保護研究專項基金,支持生态保護基礎與生态修複技術創新研究; 在賀蘭山國家級生态觀測研究站的基礎上,成立賀蘭山生态保護專家委員會,發揮科技智庫作用,強化科學決策支撐。

(四) 建立生态修複綜合監測系統與網絡,創建賀蘭山生态環境大數據庫

按照統一的标準和規範,建設涵蓋水、土、氣、生等生态要素的功能完善、科學高效的賀蘭山生态修複綜合監測網絡,結合遙感和地面生态監測手段,開展賀蘭山生态治理區環境狀況及變化趨勢的監測和評估。整合賀蘭山地區環境質量、生态狀況等監測數據,建設賀蘭山生态環境大數據庫,支撐生态環境大數據關聯分析和科學決策。

(五)結合景觀綜合治理,開展生态旅遊與生态科普及教育培訓活動

結合景觀綜合治理,在汝箕溝無煙煤公司附近生态治理區建成賀蘭山保護區礦區生态修複技術成果展示區與示範區,打造國内獨具特色的生态保護區試驗區生态旅遊與生态教育活動基地,面向我國西部地區和幹旱半幹旱區、生态保護區開展長期生态修複技術培訓,便于不同層面科技人員和環境保護管理工作者參觀、學習成功經驗,讓公衆體驗、感受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理念的成果,讓礦區生态旅遊、生态教育、生态科普項目帶來社會經濟效益。

 

調研組成員:

        劉秉儒   甯夏大學研究員

         姜興盛   甯夏林業廳正高級工程師

         李國旗   甯夏大學研究員

         倪雪蓉   甯夏大學本科生